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板式办公家具 >

东莞一电池厂大火致5死 6人站空调室外机上获救

  www.bd0z0.com.cn,南都讯 记者寇金明 11月19日19时许,东莞市今明阳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火灾,导致11名正在上夜班的员工受困,其中6人爬到空调室外机上获得救援,5名女工死亡。此公司位于凤岗镇玉泉工业园安科产业园B 2栋5楼。在昨天召开的东莞市政府常务会议上,针对前晚凤岗一企业发生的火灾,东莞市长袁宝成强调,从即日起一直持续至年底,全市将开展年底消防安全大检查,坚决防范和遏制类似火灾事故的发生。

  据了解,起火建筑是凤岗镇玉泉工业园安科产业园B栋建筑,为工业用途、分租式厂房,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五层建筑。着火部位为该建筑物的5楼南侧,使用面积约1500平方米,由东莞市今明阳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租用,主要生产手机电池和移动电源。火灾发生后,目前仍处于封闭状态。

  “大约晚上7点,我准备下夜班了,就看了下表,随后有人发现一筐电池中开始冒烟。”包装房间的一名王姓员工回忆,包装房间内堆放着一筐筐电池,“我们找来了大大小小20多个灭火器去喷,但没效果,放在塑料筐底部的电池自燃了,灭火器喷不到,十分钟左右后火越烧越大,只能赶紧喊人跑。”

  据制片车间点焊房间的郑姓女工回忆,工厂内有较大的噪音,再加上没有人专门去喊他们,在工厂出入口靠近末端的点焊房间内,6女1男7名工人都不知道着火的情况,“我们看到浓烟蔓延过来,再加上刺鼻的味道,准备跑出去,但大火已封住了出口,只能跑到最靠南侧的烘烤房去躲避。”这时,在烘烤房正在给电池注液的4名夜班工人才知道发生了火灾。

  “看到浓烟从门缝和吊顶上蔓延到房间内,感觉呼吸不过来了,我们5人爬出了窗户,还有1名女工也跟着勉强爬出来了。”一名闵姓伤者说。结果,站在空调室外机上的6人获救送医,烘烤房内的5名女工在火灾扑灭后已窒息死亡。

  据消防部门介绍,火灾在19日19时04分发生,接到报警后,凤岗消防大队立即出动7辆消防车、60名消防员,于19时15分到达现场,展开扑救。了解到火势较大,凤岗镇消防部门请东莞市消防局调派特勤大队以及清溪、塘厦、宁夏保宏彪《百川归海》上线有声小说平台,常平、谢岗、黄江等镇消防大队的12辆消防车、55名消防员增援。19日20时许,消防人员动用消防云梯车救出受困6名员工。20时15分,火灾现场明火基本扑灭,随后消防员进入火场找到烘烤房内的5名窒息女工。

  据凤岗镇政府通报,目前凤岗警方已经将安科产业园法人代表、两名经理,以及今明阳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员共18人带回调查。凤岗安监分局、凤岗消防大队以及政府相关部门20日上午已经组织开展现场勘验调查。20日下午,相关责任人到火灾现场进行了火灾隐患指认。

  经初步调查,发生火灾的工厂改造厂区平面布局,仅仅围了一条疏散通道;唯一的疏散通道上设置了铁门并锁闭;防火门不具备防火防烟功能,再加上员工火灾逃生警报和自救意识不足,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20日上午,凤岗镇召开“11·19”火灾事故现场会,20日下午,东莞市在凤岗镇召开“11·19”火灾事故现场会暨全市冬季消防安全会议,通报火灾事故相关情况,分析全市消防安全形势,部署冬季消防安全工作。而在昨天召开的东莞市政府常务会议上,针对凤岗一企业发生的火灾,东莞市长袁宝成强调,全市要强化消防安全责任意识,将消防工作落实到位。从即日起一直持续至年底,全市将开展年底消防安全大检查,坚决防范和遏制类似火灾事故的发生。

  20日上午,发生火灾的东莞市今明阳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仍处于警方封闭调查中,即便安科产业园的大门处,也加强了对往来人员的盘查,除了园区内14家工厂的员工和货物出入,其他人等一概不允许进入。靠近B栋发生火灾的建筑物,更被警方用蓝白相间的警戒带大范围圈定,24小时有辅警值守,非调查人员不能进入。20日上午,南都记者在安科产业园外围找到电池厂的多名员工,并在凤岗镇人民医院采访了5名受伤入院的员工,火灾发生过程中,伤者逃生的几个细节引人关注。

  据电池厂多名员工介绍,工厂大约120人,一般白班80人左右,夜班40人左右。厂内根据不同流水线的功能,分隔成许多不同的房间,其中末端环节为:电池生产出来充过电后,就会送到检测电池电压的房间,然后才会送到包装房间,进行出厂前的最后封装。多名员工称,最早起火部位为包装房间。

  “工厂采用按件计酬方式,我那时准备下夜班,所以看了时间,在晚上7点左右。”包装房间一名王姓员工回忆,包装车间实际上占地两个房间大小,分别进行电池检测电压和包装两项工作。当时包装房间内大约有十多名员工,有的在监测成品电池的电压,有的在给堆成堆的一筐筐电池进行封装“突然听到有人喊,一堆电池下面冒烟了。”我们一看这个情况就意识到有电池自燃了,“平时在电池首次充电环节,电池自燃情况经常发生,不夸张地说,每天都会出现一两次。”

  一名李姓员工介绍,每天生产的电池在首次充电环节,时常出现自燃的电池,所以充电房间内都常备好几罐灭火器,“充电时电池自燃,都是单个发生冒烟冒火,所以用灭火器一喷就能扑灭,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已经充好电的电池,一两百个装在塑料筐里,然后堆在一起,一旦灭火器喷不到,火势蔓延很快。不到十分钟,大火就已经失去控制。”

  一名李姓员工介绍,电池自燃在冒烟的同时,会发出刺鼻气味,工厂内经常会出现自燃电池发出的特殊臭味,“大家都习惯了。”包装房间的一名王姓员工称,“即便是我自己,刚开始也以为没多大事,帮他们找来几个灭火器,我就躲到旁边房间去了。直到大约十分钟后,看到有人用灭火器砸我们的窗玻璃,并喊我们快跑,我才意识到这回火烧大了。”

  同样习惯电池自燃刺鼻气味的其他受访员工也有类似情形,“开始都以为跟往日一样,小事一桩,后来看到浓烟冒出来,刺鼻气味让人没法呼吸了,才发现有人在喊快跑。”在这种情况下,当时上夜班的约40名工人大部分都从靠近出入口的包装房间旁边,跑出了大楼。

  此时,幸免于难的郑姓女工和6名同事正在点焊房间工作。“我们开始也闻到了刺鼻气味,很臭那种,但都习以为常,没有意识到危险。”躺在凤岗镇人民医院住院部的病床上,郑姓女工回想起逃命的生死瞬间,心有余悸:当天在点焊房间一起工作的6名女工,只有她一人逃出生天,“想着腿都发软。”

  26岁的郑姓女工回忆,火灾发生十多分钟后,一起进行点焊作业的6女1男闻到刺鼻气味难以忍受,出来一看,已经浓烟滚滚,“我们想往出口跑,但那时大火已经封住了通道,另一边的疏散通道早都被锁死了,我们只能返回去,跑到烘烤房躲避。”电焊房间的刘姓男员工说,“以往发生电池自燃,感觉味道刺鼻,我们有时也跑到烘烤房去躲避。”

  躺在病床上的闵姓员工回忆,当时烘烤房只有4名男员工,“我们开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点焊房间的人过来,我们才知道烧起了大火。”闻着味道越来越大,躲避在烘烤房的人关了烘烤房间的门后,就商量着用工衣蘸了空调流出的水,捂住口鼻,“但是不管用,味道越来越大,而且从门缝和吊顶上开始冒进来浓烟。”

  据多名受伤员工介绍,一层楼共有两家工厂,原本有一条连通两家工厂的疏散通道,因为分属两家工厂,被人用铁门锁死。此外,因工厂对厂区进行过改造,电池厂内只有一条出入通道,在这种情况下,出路已经被大火封闭,他们也只能到过往曾经躲避过电池自燃发出刺鼻气味的烘烤房躲避。

  “我感觉都要呼吸不了了,看到有人爬出窗户,站到外面的空调机上,我也赶紧爬了出去。”来自广西的谭姓男员工说,窗户外面只有一台大一些的空调室外机,男员工们纷纷爬出窗外,躲避令人窒息的有毒气体。“我是第二个,或者第三个爬出窗户的。空调机上位置很小,我只能踩着下面的铁条,勉强趴在空调机一角上。”

  郑姓女工回忆,“我看到男员工都爬出窗户了,我也翻过窗台,勉强站到空调机上。窗台不高,不到1米。”沉默一会儿,郑姓女工说,“我爬出去时,听到房间内有人啊的哭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声音了,后来再也听不到她们的动静。”

  “那时候人都被毒得晕晕乎乎的,也没人敢进入房间,”躺在病床上的潘姓男员工只说了这一句,就不愿再回想逃出的经过了。

  郑姓女工回忆,从他们11人躲避进入烘烤房,大约两分钟后,灯就灭了;再过两三分钟后,她感觉实在呼吸困难,就爬出了窗户。在这5分钟内,她已经跟那些姐妹阴阳永隔,现在她都想不清楚,一个空调机上,竟然可以站6个人。

  6人站立在空调室外机上大约半个小时后,消防员用云梯将6人救下。经医院诊断,6人均因吸入毒烟,轻度呼吸道不适。郑姓女工还因为屁股靠着墙,导致臀部右侧浅二度烧伤。

  她和丈夫饶先生均在电池厂打工,育有一个6岁的孩子。目前孩子在老家由老人照看,夫妻二人都在一个工厂上班。“我那天没有上夜班,要不然我肯定会首先去点焊房间喊他们跑出去。”郑姓女工丈夫饶先生说,“确实很吓人。”现在,一回想起原来一起工作的另5名女工,转眼间就阴阳两隔,“想起来就脚软。”

  “充电时电池自燃,都是单个发生冒烟冒火,用灭火器一喷就能扑灭,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我们想往出口跑,但那时大火已经封住了通道,另一边的疏散通道早都被锁死了,我们只能返回去,跑到烘烤房躲避。”

  据凤岗镇政府通报,相关部门介入调查,从调取监控录像和目击者了解到,火灾发生时,厂内员工未采取有效的措施对初期火灾进行扑救,导致火势迅速蔓延。同时,厂内员工也没有意识到火灾的危险性,没有立即采取自救逃生措施,延误了最佳的逃生时机。

  据消防部门现场勘查发现,厂房的使用者擅自改建平面布局,破坏安全疏散体系,是导致此次事故造成人员伤亡的重要原因。一是将原有厂房分隔成若干个功能区域,合围成一条疏散通道,并在唯一的疏散通道上设置铁门,且将铁门锁闭,导致人员无法进行双向疏散,火灾发生后被困人员只能从一个方向进行疏散,延误了最佳疏散时机;二是疏散楼梯出口位置所设立的防火门被人为拆除或者更换为不具备防火防烟条件的玻璃门,火灾发生后,高温烟气迅速向楼梯间蔓延,导致人员无法从疏散楼梯安全疏散,被困于着火的厂房内,最终造成5名员工窒息死亡。

  多名电池厂员工对南都记者说,他们认为,疏散通道锁死、平时对电池首次充电时自燃习以为常、以及对火灾有毒气体危害认识不足,是导致5人死亡惨剧的主要原因。一名杨姓员工说,平时大家只是对这个刺鼻气味反感,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内,就要了人命。一名李姓老员工则说,根据他的经验,他就知道这种烟气的危害性,“几秒钟就让人晕过去了。”

  但多名工厂员工对火灾的直接原因提出了意见一致的看法:“很可能就是电池短路引发的自燃。”李姓员工介绍,一般情况下,个别电池只有在充电的时候,才会发热自燃,“在包装房间出现电池自燃,让人意想不到。”员工们分析,很可能是电池的正负极发生接触,出现了短路。有可能的原因:可能跟装筐随意性有关系,“好多都是新员工,不懂得正极要跟正极放在一边,负极要跟负极放在一边。而是胡乱放在塑料筐里,存在了短路的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电池初包装过程中,没有做好绝缘工作,“隔离电池正负极的塑料可能破了,装在塑料筐里,电池多,一受压,就可能发生短路。”但一般情况下,电池短路出现自燃的情况也不是很多。

  南都记者在走访电池厂员工过程中获悉,由于该工厂今年年初才成立,多数员工都是入职半年以内的新员工。“我们有些住在工厂宿舍,还有不少都在厂外租房住,平时了解不多,”郑姓女工说,工作时很忙,也无暇聊天,但从一些只言片语间,对这些同事都有一些印象。

  黎兑桃和黎月丹,都是海南人,性格比较活波,“她们在一起时,都用家乡话聊天,感觉她们都挺爱笑的。”工厂其他受访员工,不同生产线的,大多相互不认识。同在点焊房间的刘姓男员工,对两位女同事的印象仅限于,“感觉她们挺活波,但平时基本没有交流。”工作时,同事们相互叫小名,比如黎月丹叫“小丹”。

  林春婷,广西梧州人,同事们对这个小姑娘印象多一些。“她们双胞胎姐妹都在我们厂工作,只是不在一个生产线,”为了区分两姐妹,同事们称呼姐姐“大胞”,叫妹妹林春婷为“小胞”。郑姓女工说,小胞性格活波,“人也漂亮,人缘好,走到哪里,说到哪里,笑到哪里。”同在点焊房间工作但没有上夜班的王姓男员工对小胞的印象很好,“人长得漂亮,平时上班时互相打趣,相互询问今天又赚了多少钱。”

  曾小妹,湖南绥宁人。“我们都叫她大姐,她年龄好像最大,刚刚入厂一个月,还没有领过工资。”郑姓女工回忆,大姐性格温和,不急不躁,大家相处蛮融洽。

  陈小英,四川人。郑姓女工介绍,“小英”刚来工厂上班两天,感觉是个比较容易相处的人。同车间的刘姓男工,对“小英”也是了解不多,只是感慨,“才刚来工厂上班两天。”

  南都讯 通讯员凌有福 记者寇金明 在凤岗“11·19”火灾事故中,有6名员工受伤,这些伤者的救治工作受到了凤岗镇委镇政府高度重视,11月20日,凤岗镇委书记朱国和就专程来到医院,了解救治进展并看望慰问伤者。

  在凤岗镇委委员罗建军等人陪同下,凤岗镇委书记朱国和带着水果等慰问品,来到凤岗医院住院部,在每一位员工的病床前,朱国和都详细询问他们的恢复情况,并叮嘱他们安心养伤,有困难和问题政府将会予以解决。

  据医院主治医生介绍,本次火灾造成6名员工受伤,其中5人为轻度呼吸道不适,1人为浅二度烧伤,这6人均无生命危险,目前情绪十分稳定。朱国和要求医院方面一定要全力救治伤者,争取让他们早日康复。

  南都讯 通讯员凌有福 记者寇金明 11月20日下午,东莞市召开凤岗“11·19”火灾事故现场会暨今冬明春火灾防控工作推进会,副市长杨江华及全市各镇街公安、消防等部门负责人出席会议。

  当天下午,与会人员通过现场参观、观看视频及听取通报分析等方式,对凤岗“11·19”火灾事故过程和救援情况等作了深入了解。会议开始前,副市长杨江华及近百名与会人员还集体为本次火灾事故中的5名遇难者默哀。

  杨江华指出,要打赢今冬明春火灾防控攻坚战,全市各镇街各部门要最大限度地发挥消防工作合力、最大限度地开展火灾隐患排查整治、最大限度地加强消防安全教育。会议要求,全市各镇街要立即开展消防安全专项整治,重点紧盯劳动密集型企业专项整治不放松,同时紧盯“三合一”、“三小场”所不放松,紧盯重要时间节点不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