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扫黄打非办四个月收到14万条举报 低俗标准模糊

  2017年中国燃气轮机余热锅炉产量增长速度统计及前。一幅幅不堪入目的黄色图片呈现在电脑屏幕上,陶君如(化名)迅速地拉动着滚动条。“这非常厉害!”他轻声说。如今,他已经不敢再点开这些黄色图片了。半年多以来,他的电脑已经重装了四五次—— 黄色网站的病毒实在太多。

  2009年11月,全国“扫黄打非”办、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决定将各自原有的举报中心合并为全国“扫黄打非”办举报中心,原本在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工作的陶君如被安排到了这里。自那时起,赶上了网络扫黄专项行动的陶君如每天都要打开上千条黄色网站的链接。

  电线多平米的办公室里,全国“扫黄打非”办举报中心的四名工作人员,每天都在忙碌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输入举报人提供的网络地址,核实是否为黄色内容,然后分类备案并转给相关职能部门。

  “我们的前期工作就是要核查举报人提供的IP地址,属于黄色信息的转给公安部门,属于低俗信息的转给网络管理部门。”全国“扫黄打非”办干部杨孟西(化名)说。

  他们属于幕后的网络扫黄英雄,按照规定,他们的姓名与身份严格保密。虽然全国“扫黄打非”办是高规格的领导机构,但举报中心这四名工作人员大多选调于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下属的事业单位,属于事业编制。

  面积足够大的举报中心办公室里,左半部分专门辟出一块会客区,用来接待来访的举报者。当然,除了来访,这里还接受电话、邮件等任何举报方式。

  在陶君如的邮箱内,满屏都是举报信件。每一封举报邮件他都要复制链接,打开页面,分类转递。除此之外,他还需拆开无数快递信件,海量的黄色信息从全国各地涌到了这位38岁的中年男子面前。

  仅仅到2010年4月,举报中心已经接到相关举报线万多条,查找核实互联网与手机wap(无线应用协议)网站上淫秽色情和不良信息的网站IP地址和网站属地共计13万多条。

  2010年初,全国“扫黄打非”办对山西一名举报32个淫秽色情网站的举报人施以万元重奖,引起一轮举报黄色信息的热潮。

  这位署名“山西省忻州市一名刚毕业大学生张某某”的举报人,利用一下午的时间搜到32个淫秽色情网站,并结合自身以及周边同学的经历,写下近2000字的举报信。“现在,这封信成了一个格式,在那之后全国‘扫黄打非’办举报中心接到的许多举报信,都模仿了小张的写法。”杨孟西笑着说。

  陶君如已经非常熟悉业务,但他仍然惊诧于网络上的黄色信息居然如此之多。他当过十几年兵,做到营级干部。军队有自己的网络系统,他并没有多少机会接触互联网。即便是后来转业到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他也没有与网络打太多交道。

  对于举报信息,陶君如都会非常仔细地筛选。这个活儿并不轻松。“经常有举报者不理解我们。”他说,“有些举报者质问为什么他们举报了数量庞大的黄色网站,却并没有得到奖励。”

  在全国“扫黄打非”办举报中心接到的举报信件中,有的举报者甚至列出了多达700多条黄色网站地址。他们不知道的是,被举报的黄色网站必须是在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安部等几家举报中心没有举报过的,必须是第一举报人,才能得到奖励。而目前举报中心接到的举报信息中八九成都是重复举报。

  对于这些被重复举报的网站,陶君如说绝大部分使用的都是境外服务器,“我们没有办法干涉。关掉一个网址,黄色网页会自动跳转,十多个乃至更多的地址都指向同一个页面,根本没办法彻底清除。”

  但举报者并不相信相关部门处理不了境外服务器,许多人愤怒地指责扫黄行动是“雷声大,雨点小”。

  “我们解释不好,很多人就接受不了。”陶君如说。他随意打开一封举报邮件,复制链接,放在专门的IP地址查询网站。查询结果显示该黄色网站属地是美国。“大部分在美国,也有加拿大的。”据他了解,相关职能部门对于这类网站曾在技术上做过努力,但目前并无结果。

  “甚至,公安部门所使用的IP地址查询信息库也是旧版本的,新版本只有工信部门才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扫黄工作人员说。

  4月16日,在一次扫黄行动相关部门的会议中,迫于举报者质问处理效果的压力,公安部相关人员表示,公安部已经将著名的黄色网站“草榴社区”列为重点督办案件,必要时甚至准备采用非常手段,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该网站采取行动。

  陶君如对“草榴社区”非常熟悉,在他的邮件内,对“草榴社区”的举报信件不胜枚举。实际上,“草榴社区”的国内维护人员,在2009年4月已经被法院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5000元。

  但是,“草榴社区”的运行并没有终止,人们仍然可以在网络上搜索到它。陶君如随意打开几个举报信中的网络链接,几乎无一例外地最终都指向“草榴社区”。

  “IP地址是动态的。治理黄色网站,只是把国内搞维护的人抓起来而关不了服务器的话,网站通常都还在运行,这不只是‘草榴社区’一家。”陶君如说,诸如“白宫会所”、“奸夫淫妇网”等黄色网站,情况与“草榴社区”一样。网址已经变了,但网页仍然是那个网页。

  据了解,对于那些设在境外服务器的黄色网站,应公安部门的要求,全国“扫黄打非”办只做备案,已经不再转递给他们。使用国内服务器开设黄色网站,打击非常简单,而要通过观察那些使用境外服务器的黄色网站运行中的蛛丝马迹来抓捕其在国内的维护者,难度相当大。

  作为一个高规格的协调机构,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的成员单位包括了28个部门,占了国家党政部门的一半。另外还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谁主管谁负责”一直是“扫黄打非”办的工作原则。然而,什么信息是黄色的?什么信息是低俗的?目前并没有明确的划定界限。

  即便是作为全国“扫黄打非”办的工作人员,对于黄色与低俗,也大多是个人判断。“手机黄段子应该属于黄色内容吧。”陶君如不大肯定。

  “黄色还好判断,低俗比较难办。”他接着说,在全国“扫黄打非”办举报中心,许多举报人都会举报一些视频网站中的搞笑视频,以及泳衣之类的图片。举报者言之凿凿,认定那些视频和图片都属于低俗范畴。

  由于有太多的举报者举报网络上的避孕广告图片、仿真器具、内衣广告等内容,陶君如曾经专门咨询过相关部门,他得到的答案是,这些都经过相关国家部门许可,并不属于低俗范畴。

  对于黄色与低俗,他们曾经向拥有最终解释权的国务院新闻办了解过。新闻办给他们传来了一份专门为清理整治网上低俗内容而发的低俗“十三条”。

  在这十三条中,“传播一夜情、、等的有害信息”,“恶意传播侵害他人隐私的内容”,“推介淫秽色情网站和网上低俗信息的链接、图片、文字等内容”,“非法性药品广告和性病治疗广告等相关内容”等,都属于低俗内容。

  陶君如认为,这样一来,许多原本应该是黄色内容的却列入低俗范围去了。而对十三条中“以庸俗和挑逗性标题吸引点击的内容”、“直接暴露和描写人体性部位的内容”等等却又缺乏可操作性。

  “艺术图片没办法说是低俗吧,但它却直接暴露和描写了人体性部位。庸俗和挑逗性也没有标准。”陶君如说。

  某著名网站的质检组主编向本刊记者介绍,他们在分辨黄色与低俗时,通常也是依据各自经验。就她个人而言,露点是绝对不允许的,即便是一些内衣广告、仿真器具等商品网站,也同样不允许露点。

  “不如只谈黄色。”陶君如说。低俗既然这么难以界定,那就没有必要去专门整治。目前,全国“扫黄打非”办举报中心转递到职能部门的低俗内容举报只有不到1%。www.bk2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