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办公家具厂家 >

《曾经爱过我》(林伟刘念)完整目录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浙江艺术紫檀博物馆开馆 明清古典家具亮相。换上了无菌服,秦梦一和孟南柯一并站在床前,床上的老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如今整张脸都捂在氧气罩下,白色的床单盖着他单薄的身子,他艰难的睁开眼眸,看向了他们。

  从小到大,老爷子最是疼他,家中兄弟姐妹众多,但唯独只有他是养在老爷子膝下的。

  老爷子混浊的眼睛里也涌出了泪来,他深深的看了孟南柯一眼,却是吃力的抬起夹着仪器的手指,指了指秦梦一。

  秦梦一疑惑。手术之前,老爷子就像是有话跟她说,可是,在她的记忆中,原主与老爷子关系并不亲近,可谓是众多孙媳妇中最不讨喜的一个,生死关头,他为何单单要指她一人?

  “还愣着干什么?”孟南柯轻呵了一句,虽然他也很不情愿,自家的爷爷,三番两次想要见的,却是这个狼心狗肺的秦梦一。

  老爷子说话困难,张着嘴好久都发不出声音来,秦梦一透过氧气罩去看他的口型,眉头一蹙。

  “爷爷”她有些微惊,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弯腰,将耳朵贴近了他的嘴边。

  嘶哑的声音从老人的嘴里发了出来,一字一句,虚弱至极,可是秦梦一却还是听了个清楚。

  孟南柯瞧着秦梦一的表情,自然也明白老爷子定然是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可是他很不理解,如若真那么重要,老爷子为何只说给秦梦一听?

  玻璃窗外,大家都秉着呼吸看着里面的场景,尤其是卿又菱,在看见老爷子与秦梦一耳语以后,更是难安。

  “又菱,你怎么了?大冷天的,怎么还出汗了呢?”孟安北发觉她的异样,关切的问道。

  自老爷子出事,他们就一直守在孟家老宅,尤其是卿又菱,这几日为了老爷子的事忙上忙下,一直奔波。见到她如此,孟安北更是心疼起她来。

  “等爷爷醒了,我一定得跟他说说,谁才是真正心疼他的人。”说着,又是愤恨的剜了那护理室内的秦梦一一眼。

  老爷子精力尚未恢复,说了几句又沉沉睡了过去,秦梦一和孟南柯从里面出来,才刚到了门口,就已经被外面的人围住。

  “他是不是跟你说了遗嘱的事?他手里的股份是要留给谁?”说这话的,是孟家的长孙孟鸿卓。之前的混乱之中,秦梦一从未见他开口说过话,而此时他这冷不丁一问,倒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秦梦一身子还虚弱着,哪经得住她这一推,往后踉跄了几步,就当她以为自己要摔倒在地的时候,却突然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孟南柯伸手揽住了她,自己的手背撞在坚硬的门框上。眼神凌厉,“爷爷如今已经脱离了危险,你们有什么话,等他好了不会自己去问吗?”

  男人身上带着淡淡烟草香,秦梦一靠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怀里的温度,觉得自己是不是烧糊涂产生了幻觉。

  “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孟鸿卓语气不善,“你少在这惺惺作态,戏全让你夫妻俩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